导航菜单

锦衣卫指挥使落到锦衣卫手里,能熬得过十八般大刑吗

沙巴电子游艺

  鸿伟侃历史昨天我要分享

  锦衣卫,可怕。

  宁在刑部大牢关几年,也不要到诏狱里待一天。

  十八般刑具,轮番上阵,能灭掉九个人。也就是说,一般人,只要动两次刑,基本就没命了。

  万历时期,四川兵备道王贻德被人诬陷,抓进诏狱。因其为官清廉,很得民心,有人前来说情,好官!悠着点,别把人家害死了;老天爷要给你算账的!

  指挥使周嘉庆说,问题大不,十八种刑具里,十七种都可以造假,害不了命。但有一样,拶(音:zan 三声)指,是假不了的。这玩意,随便重一点,十指尽断;就算轻轻拉,虽不断骨,皮肉都会扯掉……

  image.php?url=0Mn6XVFbPb

  王贻德在诏狱关了两年,哪怕有人保着他,肯定也受不了少苦——后来出狱继续做官。大明的大臣们很有趣,皇上虐我千百遍,我待皇上如初恋……

  搞笑的是,周嘉庆有时候,连自己都保不住。

  据明朝沈德符在《万历野获篇》中记载,当时掌管锦衣卫的都督王之祯,生怕周嘉庆会抢了自己的位子,因此一直防着他,苦于没有什么把柄,想害又害不成。

  直到妖书案起,终于有了机会。

  什么是妖书案呢?

  说起来话长。简而言之,万历朝的妖书案有两次。都因立太子而起。朱翊钧想立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,但大臣们坚持要立长子朱常洛。立了朱常洛以后,地位还是很不稳固。京城有人撒传单,说郑贵妃想谋皇后之位,还指名道姓说了内阁首辅沈一贯与大学士朱赓就是郑贵妃的帮凶。

  此事传到皇帝耳中,十分不爽。第一次妖书案被他压下,免得皇家面子上不好看;第二次,他忍不住了,硬是要查个水落石出。

  于是缇骑四出,京城人心惶惶。有些人为证明自己清白,主动揭发他人;还有些人,则是把平时跟自己不和、看不顺眼的人,报了上去,想借机除掉。

  image.php?url=0Mn6XVi8sC

  王之祯就诬陷属下的周嘉庆与妖书案有关。于是,周嘉庆被抓入诏狱。且“逮其父子妻女一家”。

  于是,锦衣卫的指挥使,落到锦衣卫手里。

  上头有话,“好生著实行著问”,也就是给我狠狠拷打,不要怕出人命——于是,“备用全刑,周濒死数茺”。

  前面不说了,锦衣卫一两件刑具,就能置人死地,为何周嘉德所有刑具用遍了,只是差点打死,没有死呢?

  记性好的人,应该还记得我前面也说过,锦衣卫十八般大刑,十七种是可以造假的。做做样子。

  拷打周嘉庆的都是他曾经的手下啊,他们也不忍下狠手。何况,入了锦衣卫又出去做了更大官的,也不在少数。谁知道自己的老大,不会又回来呢?因此,尽管上头压着,保他的命,也还是可以的。

  而且,十余天后,抓到落魄秀才生光。这家伙可不是善茬,敲诈为生,郑贵妃的哥哥都被他诈过银子。因此,将他屈打成招,不成问题,大快人心——尽管,以妖书分析问题之深刻,根本不可能是这个秀才写出来的。最终,生光被凌迟处死。第二次妖书案,就此了结。

  image.php?url=0Mn6XVewH3

  所以,周嘉庆受刑的时间,并不长。

  关键是,按沈德符的说法,“赖上圣明,止勿再拷,仅夺官归。”

  说白了,就是抓人也是皇帝对,放人也是皇帝对。皇上永远对。

  关键是,他根本没犯罪啊,结果,官却没得做了。

  沈德符还说,自己的好朋友,周嘉庆的儿子周显祚后来也做到了指挥使。两人谈起当年的日子,“身与弟妹受刑状,未尝不拊膺痛也”,想起来都肉痛。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